新时代文学当具中国气质与时代精神

明星八卦 浏览(1895)
日博best365官网

  【智库答问】

  编者按

7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致函祝贺中国文联联合会成立70周年。在贺信中,总书记高度肯定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大文艺工作者的重要贡献,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需要优秀的作家和作家。艺术家。中国文学有什么样的突出气质和特色优势?在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应该怎样记录新时代,开创新纪元,开创新纪元?如何创作出值得时代,值得人民和民族的优秀作品?如何讲述生动而精彩的中国故事?广轩图书馆邀请了许多专家学者来讨论这些话题。

这位客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主席,中国社会科学期刊主编,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会长张江

曾任福建省政协副主席,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中国文学理论研究院院长,南帆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欧洲科学院外国院士,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王宁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学批评研究会副会长?程光凯

北京市民在书店读书。赵亚丹的照片?明亮的图片/视觉中国

张江郭洪松画作

南范郭红松画作

王宁郭红松画作

程光裕郭洪松绘画

在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会上,陈忠实,路遥等陕西作家的作品吸引了众多读者。魏永贤的照片?明亮的图片/视觉中国

1.优雅,微妙和魅力是中国文学界最具气质的。

光明图书馆: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文学相比,中国文学的独特气质是什么?哪些品质对外国人最有吸引力?

南范:中国古典文学对其他国家的读者很有吸引力。悠久的文明史,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哲学,唐诗,宋诗的优美意象和优雅,自然与人的统一,儒道互补,等等。例如,《红楼梦》结合了古代神话,历史的演变,18世纪中国的日常生活,地方的风俗和各种人物,成为具有民族文化风格的伟大作品。中国古典文学的独特性和艺术的高度在其他国家的读者面前显示出巨大的魅力。

同时,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各种文化障碍,外国读者无法完全理解中国古典文学中所包含的各种主题和艺术风格。许多外国读者在阅读中国古典文学时都有一种好奇的态度,甚至有意或无意地表现出西方中心主义的倾向。对于中国现代和当代文学,外国读者缺乏完整的印象。必须通过更深入的人际交流逐步改变这种情况。

王宁:中国古代文论经常强调作家的精神气质,认为这是其天生的精神品格。曹禺曾经说过,“文字主要是基于气,气是清澈,浑浊,不能强。”他称之为“气”的是气质,即文学作品的精神气质。很难传承,在国外翻译更加困难。

当我在国外教学时,我经常耐心地向西方观众解释中国文学的这一特征。反应往往是中国文学根本没有任何理论,更难以用规则来概括它。随着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各种世界语言。那些探索更普遍问题并拥有强大故事的人更容易被外国读者理解。具有强烈民族区域特征的作品难以理解和欣赏。这要求译者以忠实的方式解释这些作品,使用跨文化解释来解释和阐明它们,而不是严格忠诚。同时。在这些作品的翻译中也应包括适当的评论文本,以便有效地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程光焘:中国是一个文化教育传统深厚的国家。中国人的文学气质在诗歌和散文创作中占有突出地位。据说中国是一个诗歌和散文气质的国家。正因为如此,在中国传统文学中,神话和小说并不强烈。虽然唐宋时期有奇异而传奇的小说,但明清时期有四大文学经典。然而,直到20世纪初,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小说的创作才成为一种趋势。近几十年来,国外汉学的主要焦点集中在中国古典诗歌和散文上,具有很高的学术成就,如哈佛大学的唐诗研究。

在外国读者和研究者眼中,中国文学的优雅,微妙和魅力是他们最欣赏的,也被认为是“最中国化”的文学气质。

社会历史的激荡构成了文学的优势和潜力

光明图书馆:您认为中国文学的优势在哪里,未来的潜力在哪里?

张江:新时期中国文学有两大优势。一是它具有5000年悠久而繁重的中国传统文化,另一个是它建立在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之后。很棒的做法。

纵观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发展史,从老庄孔孟到曲涛李杜,再到陆国毛老曹;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诗,元曲,明清小说等,聚集成为中国灿烂的文艺艺术史。作为中华文化的有机构成和民族精神的集体记忆,它们是中国文学站在世界文学森林中的坚实基础,也为中国文学创新发展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源泉和无尽的宝座。新时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这片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及人们的观念,精神和精神冲击,碰撞和变化,有太多值得讲述的故事,太多了。情感值得爆发,为作家和艺术家提供无限的材料,丰富的营养和生动的体验。这是中国当代作家和艺术家的最大财富。

然而,看看这些年来的文学和艺术创作,没有足够的作品可以与这个伟大的时代相匹配。庄严壮观的史诗作品是罕见的,震撼民族灵魂,风浪,海洋和山脉的精神气象特别罕见,其原因值得深思。

南帆:自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历史的起伏构成了文学的优势和潜力。无论是故事主题,精神气质还是审美意识,中国社会历史的独特发展道路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素材。这是中国故事的真正基础。能否对这部社会历史进行文学再现,在历史卷轴中展现生动的人物形象,揭示历史的曲折,使中国故事生动而深刻,再使其成为世界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一项重大考验。为中国当代作家。

文学用形象把握社会历史,发现日常生活中的主题。如果它不是植根于人,植根于生活,扎根于地球,文学就无法做到这一点。许多人将作家和艺术家描述为时代精神的先驱。他们并不是说他们有预言的能力,而是因为他们长期深入人生,熟悉人民的愿望和要求。

程光涛:在19世纪,尤其是20世纪以后,全世界都进入了小说时代。小说超越了诗歌和散文的地位,成为文学的主流。随着现代民族国家的出现,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以及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兴起,“讲故事”已经成为许多作家的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不难想象为什么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获奖者是小说家。从诺贝尔文学奖的统计数据来看,小说家的数量也高于诗人和散文家。

因此,从文体的角度来看,中国当代文学的优势在于小说。根据我的观察,50年代以后的作家(包括少数60年代)是过去40年中国小说的代表作家,属于“黄金一代”,例如,贾平凹,莫言,王安忆,张承志,韩少功,于华,苏彤,葛飞,刘振云,阎连科,陈忠实,陆瑶等。他们中许多人的艺术成就可以说是世界级的。这一代作家已成为中国文学的中流砥柱。他们出生在伟大的时代,亲眼目睹和经历了伟大历史的变迁,使他们的创作历史悠久,感情浓厚。如今,如何将后70后80后的作家推向历史前沿,逐步接替前人的地位,将极大地影响中国文学的未来走向。

王宁:中国文学的优势在于中国人的独特魅力及其强烈的故事或叙事特征。在过去,我们一般认为西方文学重新诠释东西,中国文学更抒情。实际上,这并不全面。中国叙事文学也很发达。德国伟大作家歌德之所以在过去提出“世界文学”的概念,主要是因为他阅读了包括中国文学在内的非西方文学。歌德已经读过《好逑传》《老生儿》《花笺记》《玉娇梨》这些作品给了他很多启发。不仅中国古典诗歌能给世界读者留下深刻印象。那些具有中国独特语言特征的诗歌在翻译后会失去很多东西,而叙事作品仍然可以通过翻译保留完整的故事。我相信中国文学在国外的翻译和交流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小说。中国的下一位诺贝尔奖得主也可能是一位小说家。因此,我们必须加大中国现当代小说的翻译力度。

3.伟大的作品必须是现代的,民族的和前瞻性的

光明图书馆:你认为作家应该如何追求和把握时代精神?我怎样才能创造出骨骼,道德和温度的作品?

张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不仅要有当代生活的基础,还要有文化传统的血脉。只有深刻理解中国深厚的文化,建立高度的文化自信,才能创作出反映中国文化精髓的优秀作品,体现中国人的审美追求,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具有鲜明的特色。民族特色和个性。大多数文艺工作者必须坚持创新转化和创新发展的原则,深入挖掘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规范。他们善于从中国文化宝库中提取精华,提取能量,创新,从而揭示中国文化。永恒的魅力和风格。我们必须加强对自身文化理想和文化价值观的高度信任,坚决对自己的文化生命力和创造力充满信心,使我们的作品真正成为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力量。前进。

王宁:衡量作品是否属于世界文学森林有一定的标准:它是否掌握了时代的特殊精神;它的影响是否超越了国家或语言的界限;是否包含在世界文学名着中;进入大学课堂成为教科书;是否需要经过翻译后在另一个背景下进行批判性讨论和研究。只有综合考察上述五个方面,我们才能客观地确定作品是否属于世界文学。

伟大的文学作品必须把握时代的具体精神,体现时代的具体风格。这一特征尤其体现在莎士比亚,歌德,易卜生以及曹雪芹,鲁迅等中国伟大作家的作品中。当中国文学作品走向世界时,我们必须准确地再现中国文学和民族特色。我们必须在体现批评的同时促进积极的能量,我们必须重现现在和未来。

程光涛:文学反映了时代,“快”和“慢”之间存在差异。一些作家能够及时反映大历史的变化,表达许多人的心理感受,激发和触动人们的心灵,如路遥。还有许多作家通过长期的观察和积累来反映这种历史变化和心理感受。如。1911年辛亥革命后,鲁迅小说的集中出现了十多年。雨果代表了法国大革命《九三年》,并且是在大革命后几十年创立的。因此,不一定快的作品都是好的,慢作品并不好;另一方面,不一定慢的作品是好的,快速的作品在艺术上并不高。这取决于家庭如何反映时间和从哪个角度理解时间的深度和广度因人而异,并且不能保持一致。

与国家和民族共振,发出振动和尖叫的声音

光明图书馆:中国作家进入新时代后,给中国作家和文学带来了哪些变化?是否有任何共同的语言,方法和技巧可以帮助作家讲述中国故事?

南帆:自近代以来,中国的社会历史如火如荼,文学经历了一个重大转折点。这一转折点不仅是文学内容的变化,也是审美意识,艺术形式和艺术风格的变化。这是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的文化努力。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状态仍在进行中。

我们必须正视这一局面。中国作家不可能为了迎合外国人的目光而写作。真正的文学杰作不能摆脱当地历史带来的基本问题。当然,一位好作家经常意识到地方历史的基本问题与经济全球化的结构之间存在着复杂的相互作用。这种关系将带来双方的交流与对话。它不仅涉及文学写作,还涉及文学。批评,文学研究和文学翻译。

张江: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任何时代的文学才能与国家和民族产生共鸣,才能发出振动和吱吱声,最大化其价值和意义。离开炽热的社会实践,站在宏伟的历史主题之外,嘀咕着自己,只能被消灭和消灭。优秀的作家和艺术家应该主动投身于时代的洪流,在现实的潮流中摇摆激情和歌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伟大的时代故事转变为伟大的时代经典。

王宁:今天的文学创作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信息时代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微观”时代,一个支离破碎的时代。大量的信息使人们难以耐心地阅读优秀的大脑文学作品。用过去的创作模式写作仍然很难,甚至失去了读者。当代作家需要了解我们面对的读者,特别是年轻和中年读者,思考他们对他们的想法和写作,以便他们能够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并产生共鸣。

同时,作者不仅要讲述读者能够理解和欣赏的写作技巧,还要不能轻易理解庸俗的阅读兴趣;不仅要学习优秀外国作家的技巧和技巧,还要充分考虑中国读者的欣赏习惯。同时,文学批评的作用也不容忽视。我们不仅要注重在国内背景下评论当代中国文学作品,还要注意在国际文学批评和研究期刊上发表批评性文章,以便将中国文学推向世界。影响。

程光涛:十多年前我曾对一位作家说过,任何能够改写和改革开放40年的人都能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作家。今天,这种观点并没有过时。当中国进入一个新时代,它必将更加深刻地改变中国的命运,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如何很好地讲述中国故事是许多作家的使命追求。

就讲故事的语言和技巧而言,有必要在新时代找到汉语的语言特征。在过去的十年中,随着互联网和消费文化的急剧扩张,汉语经历了许多变化。许多语言学家已经在研究这个问题,作家应该起带头作用。很好地讲述中国故事,就是用一种不断变化的语言来深刻描绘当今中国人的形象,描绘他们在历史进程中的精神世界和精神情感,包括在斗争,痛苦,斗争和期待过程中的真实感受。

学术支持单位: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项目组: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张春雷,王思敏,蒋新军,周孟双,姚同伟

《光明日报》(2008年7月29日 - 08版)